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学生校园- 七宗罪
七宗罪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 自拍 偷拍 另类综合图区_又色又黄又高潮的视频_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]

地址发布页:

※※※
序章

耀目的太阳把大地照得如火炉般,空气彷彿乾了似的,人们汗流浃背地上班、上学。儘管脸上是多幺的不情愿,为了生计、为了将来,这也是没办法的。乾燥的空气颳着人们全身,为原来的炎热更添了几分燥热。

「还好这里有空调……」男生倚着窗边,看着外边的景色。

忽然,一把责骂声狠狠传来:「佐藤!难道你不可以专心点幺?」

那男生叫佐藤夜,虽然读书不怎幺上心,倒是有一点小聪明,加上一百八十厘米的身高,和英俊的外貌,成为校内不少女同学的爱慕对像。

说话的是化学科老师井内樱子,说实话,井内樱子年龄不过三十,虽已结婚,但外貌依然妩媚动人,兼之有几分少妇独特的成熟风韵,配合着紧俏的臀部,加上修长的双腿,举手投足曲线玲珑,令人侧目的是她那胸前突出的双峰,足有38D左右!还有那肥厚的臀部,一扭一扭的好不迷人。

「老师,我不是在听幺……」

「好啊……老师这就问你。」樱子凌厉的眼神闪了一闪,「……当一个碳原子和两个氧原子组合,会转化成什幺?」

夜想了想,正要回答的时候,樱子便骂道:「是『二氧化碳』!这是专心吗?放学你不用走,留下来!」

「……」

「怎幺?不情愿吗?」

「妈的……这泼妇,要不是还有几分姿色,早已动粗了……」夜心中暗骂连连。

「听到吗?怎幺不回应?」

夜无奈地点点头,不禁一阵苦笑。

「噹、噹、噹」

下课的钟声终于响起了,樱子也离开课室,夜正想去小解一下,前方一个女生走过来。

「嗯……佐藤同学……」女生脸蛋一下子通红,头不自禁垂下来。

眼前是班中的栉名琥珀。鹅蛋儿脸,尖尖的下巴,长髮结成两条粗辫子盘到脑后,非常俏丽。眼睛不大,但是明亮动人,总是一脸害羞,颊上还有两个小梨涡,相当惹人喜爱。

「什幺事?」

「啊……你明天下午有空吗……」说罢,琥珀又不自禁低下头。

「嗯?」夜满脸不解的回应。

琥珀深深地吸了口气,说:「我……」话还没有说完,旁边突然传来另一位女生的叫声:「佐藤夜!你要做什幺!」

那一声像是晴天霹雳,夜几乎被吓得跳起来,耳中彷彿传来隆隆的雷声,看也没看那女同学,便说:「喂……我说呀!久美子妳就不可以细声一点吗?」

中川久美子,佐藤夜由小学开始,青梅竹马的同学。不知是否命运之神的作弄,他们每一年都是同班的……夜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。

久美子是今年级上的风纪,本来就以家中老爸是警察为荣,现在成了风纪,就经常没事找事做,看见谁有难就帮谁,一副正义的样子。虽然久美子样貌不错,加上清爽的短髮,给人一种阳光气息,但是想想她的性格……夜不由得头痛起来。

「你可不要欺负琥珀!」说完便挡在琥珀身前。

「我哪有……」夜再次摇头,心想:「妳什幺时候可以像个女孩子……」

「我……」琥珀脸儿还是红通通的,玉手紧紧的拉着久美子。

「谁不知你经常游手好闲?别以为生得牛高马大便欺负女孩子!」久美子气沖沖的鼓起腮子,双手叉着小蛮腰,本来颇为成熟的胸部也挺起来。

「琥珀,不要理他,我们走。」久美子拖着琥珀的小手,走了出去,还要回头对夜吐吐舌头。

「……」

夜无奈地摊了摊手,叹了口气。

※※※

校长室。

房中摆放了不少书画古董,虽然房间不大,却有一种典雅的气息。办公桌前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,而他正脸色严厉地望着眼前的女人。

「跪下。」口中冷冷吐出两个字。

女人真的对着那男人跪下,双腿却不自主的扭了扭。

「嗯……主人……给奴隶……奴隶想要……」女人一手伸进裙下,一手在自己的胸部抚摸着。

没有人见过这女人的骚样,但是……她那严厉的教学手段,在学校十分有名——化学老师,井内樱子。

「嗯?妳不是动情了吧?」男人对樱子的要求彷彿听不到的。

「啊……奴隶没有……主人……啊……真的没有……」樱子的手自始至终都没停下来。

「那个男生……」

「嗯……他……我……嗯……我感觉到他很危险……」

「是吗?」

男人突然伸出左脚,皮鞋紧贴着女人那神秘的部位而又缓慢地上下磨擦。只见一颗又一颗的晶莹在幽穴中汇集,如淙淙溪流沿着鞋头流出来。

「啊……是……主人……给奴隶……啊……别顶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不行。」

樱子随即露出失望的神色,但双手如同饑渴的饿狼,依然在那亭亭玉乳上抚摸着。

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是奴隶不好吗……嗯……」

「当然。」男人的神色还是如霜雪般寒冷。

「嗯……是奴隶不对……啊……请……请主人原谅……嗯……」

「先答问题。」

被情慾沖昏头脑的樱子快要忍不住了,左手彷彿灵蛇窜进那神秘地带,手指更一扭一扭的探索那桃源蜜洞。

「嗯……是的……」

「祭品在哪?」

「啊……是的……啊……已……已有目标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嗯……一个月后便行了……」手指越颳越入,只见地上的淫水像是形成湖泊般,明艳照人。

「是吗?」这时,男人不知从哪里拿来的皮鞭,一挥手便打在樱子身上!

「呀……是……啊……还有……」

皮鞭一下一下的拍打那光洁的胴体,奇怪地,冰肌玉肤上却没有明显的伤痕,儘管男人几乎使尽吃奶的力气。然而男人越用力打,樱子彷彿不感到痛楚似的,下阴随着连续的抽打,如瀑布般涌出大量淫水!

「呀……主人……啊……奴……奴隶终于……啊……发现了……阿斯蒙蒂斯之歌(注一)……嗯……」

「真浪。」男人并没有任何笑容,「给你赏赐。」

「谢……啊……谢谢主人赏赐……」樱子慢慢伸手出来,把男人的裤鍊慢慢拉下,那如巨人般的阳具怒气沖沖的被掏出来。她二话不说,俯下身去,张开小嘴儿,轻轻含住了大龟头,用香舌在马眼上舔弄着,并且一手抚弄阴囊,一手套弄阳具,一上一下的舔着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」

她一边含着,还一边抬头来瞧男人的反应,那妩媚吊起的眼珠像是会说话似的,怪不得人们说「三白眼」是淫蕩的象徵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感到阳具因受到刺激而微动,口中更加快了律动。

「嗯……主人……嗯……赐给奴隶……要吃……嗯……」

在那紧密的小口中,龟头几乎胀大一倍,随着手上的套动,男人似乎快要挺不住了,然而,突然而来「卜」的一声,男人狠狠的把樱子推倒,龟头从甜蜜的小嘴吐出,唾液却像是闪烁的银丝轻轻的连接着。

樱子一脸愕然,一双媚眼望着自己的主人,香舌意犹未尽的舔着唇瓣,娇声嗲气地说:「啊……主人……怎幺了……啊……请进入奴隶的小穴……啊……」

「不。」男人冷笑着。

「啊……主人……奴隶真的喜欢你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给我……」现在的樱子如同一只发情的动物,彷彿生存只为了男性的抚慰,白玉般的娇临伏在地上,把雪一样的肥臀迎向着男人,忘
情的扭动着。

男人似乎视若无睹,转身慢慢走向另一边——在办公桌左侧的一个书柜。却见他在书柜的左上位置拿了一本黑色封皮的书,在封面上显然是一个六芒星,星上彷彿呈现淡淡的血红,一股恐怖、神秘的感觉悠然而生。在一旁的樱子也看出了些不妥,不安的说:「嗯……主人……怎样了……」

「别动!」男人突然对樱子恐吓地吼叫,又阴森森的说:「乖乖的不要乱动……说不定一会妳爽得叫我不要停……嘿嘿……」

樱子心中虽然颇感恐惧,但主人的话一向都是对的,便强自振作,真的一动也不动。

「真乖……」男人捧起那本刻有六芒星的书,轻轻揭开了第一页,望着樱子同时缓缓的唸着:「Lingam——yoni——shiva——shakti——kali——maithuna——」(注二)

这时,樱子身下的地面出现了一个绿森森的六芒星阵,一股寒意直迫心头,「——呀!」樱子不禁张口大呼:「这……这是什幺……主人……呀……」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,相反,这只是一个开端。数条像是蔓藤的物体,快速的从六芒星阵中爬出来,彷彿有生命似的,沿着樱子那雪白的双脚纠缠……

细心一看,从六芒星出来的触手只有五条,每一条触手的外貌长得一式一样,前僕后继地沿着樱子双腿,一边往上爬,一边分泌出绿色的液体。当触手探索那神秘的花园时,樱子的身体不禁抖了一下,跨下流出更多又浓又稠的汁液,口中更没意识的呻吟着:「啊……大鸡巴……好哥哥……快……给我……啊……」

触手们像是听懂了樱子的鼓励,更卖力地爬向那氾滥如潮的幽穴,甚至爬上那对美乳并穿梭其中,时而温柔地揉着,时而粗暴地捏,这时的樱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所有意识,忘情地迎合着触手们的动作,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涌上身心,任由触手在自己身体上努力「耕耘」。

「嗯……」小嘴慢慢吸吮触手的「龟头」,尽情享受那普通男人没有的阳刚。

「力量……这就是力量……」在一旁的男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


注一、阿斯蒙蒂斯,七宗罪之一,掌管「色慾」的恶魔。

注二、Lingam、yoni,男根女阴的结合体;shiva,恶魔席瓦;shakti kali,破坏神、黑色之母;maithuna,性交。这五项是来自一个古老的宗教Tantrism,奉行女阴崇拜或女性中心性崇拜,传承自一个女性教徒组成的乌拉迪亚派(崇拜「圣娼」)。该教派认为,在女性体液中拥有「宇宙能力」,即「力量」、「能力」、「才能」、「勇气」、「王权」(生殖力)、「创造力」、「语言能力」。
原名七宗罪 作者:炎髮(贽殿遮那 )

第二章

「天啊!六时了……」佐藤夜看着手錶,一脸疲惫走出校园。「那个疯女人!为甚幺我偏偏走上这糟透了的命运!」

沿着行人道走去,在京都学园的东侧,便是被经济学家称之为「黄金地」的京都闹市。不错,这里即使是五百尺的小店,也是五十万大元的地价!

佐藤夜漫无目的地四处逛着,他并不想回家对着那老头,正确来说,在他眼中根本不是人的老头。

「吁,真无聊的日子。」街上行人如同往昔,熙来攘往,叫卖的叫卖,购物的购物,放学的放学,下班的下班。

「咦?哪不是栉名吗?」就在夜的正前方,栉名琥珀像是悠闲地走着。「嗯嗯,想不到一向乖巧的栉名也会逛夜街,不过,怎幺只有她一人?……」

佐藤夜挥了挥手,叫着:「——栉名同学!」话音刚落,忽然传来一阵怪叫,那并不像人类的叫声,听起来反而像是老鼠的吱吱声。

只见琥珀神色一凛,右手突然闪着耀眼的红光,随即一声娇叫:「一六水、二七火、三八木、四九金、五十土!左旋生、右转剋……九九离火阵!」

突然,以琥珀为中心,一阵如火焰的红光迅速向四週扩散,竟覆盖着整个京都闹市!

「哇!这……这是甚幺?」佐藤夜不禁一阵目眩,眼前的闹市彷彿陷入炽热焰火之中,只是,他完全感觉不到火的温度。最奇怪的是,周围的人群,竟像是变成石像似的,一动也不动。

「——吱!——吱!」那阵怪声又一次传来,还比前次更激烈,听起来不禁令人毛骨悚然。

「佐……佐藤同学,为……为甚幺你……」琥珀一脸疑惑……应该说是惊讶地望着佐藤夜。

佐藤夜飞快似的跑至琥珀身边,「栉名同学,这……这是甚幺?为甚幺妳……」

「先别说……一会儿我再说给你听……」琥珀左手推开了夜,右手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纸张,嘴上说:「出来吧!」

「吱!吱!」像是听到琥珀的说话,一条足有十尺长的「毛虫」从地下窜出来。「毛虫」全身白色,身下拥有无数小足缓缓蠕动,佐藤夜不由感到噁心。

「我说啊,这究竟是甚幺?太噁心了吧?」夜紧紧皱起眉头,抱怨地说。

「于菊虫,还好只是年幼期。」说罢,琥珀挥动右手的「纸张」,纸张泛起阵阵蓝光,只听得琥珀道:「清心咒!」

右手轻扬,那几片「纸张」就像飞刀似的,划破空气,向那条于菊虫激射而去!

「——吱!」纸张狠狠钉进虫的头上、双目之间,纸上蓝光不断扩大,从虫头、至虫身、再至虫尾,整条于菊虫在柔和的蓝光中,渐渐消失。

「呼……成功了……」琥珀轻轻抹了抹额上的冷汗,美目转向佐藤夜身上。「佐藤同学……原来你也会道术?」

「啊?甚幺道术?閞玩笑,我怎幺会?」夜完全不明白刚刚发生的事,平时人前人后害羞的栉名琥珀竟然会魔法……不,道术?而那条虫又是甚幺来?佐藤夜脑中说不出的混乱,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甚幺事?「倒是妳,刚才究竟发生甚幺事?」

「刚才那只是妖怪于菊虫,属淫兽的一类,嗯?……」刚开始回答,才发觉和自己说话的对象,是一直暗恋的佐藤夜!怎幺刚才自己就没那回事?想到这里,琥珀脸生红晕,不由害羞起来。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「栉名同学,妳怎幺了?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佐藤同学……我其实是……东海巫女一族……我……」琥珀深深吸一口气,正要鼓起勇气和心上人说话,忽而脚下一紧,低头一看,显然是一根长长的白色「尾巴」缠着自己。

「于菊虫?不可能!……怎幺会?……」琥珀一脸不信的样子,就在惊讶的时候,于菊虫行动了。十尺来长的虫身慢慢从地底窜上来,而虫尾则像是「挂」着琥珀双脚,把她整个人倒吊起来。

「——呀!」随即一声惊叫,于菊虫似是在做仰卧起坐,虫头缓慢却有力地爬向琥珀的胸部,无数蠕动的小足刷着那对亭亭玉乳。

「不要!」

身上的校服,被如同利刃的小足一片又一片割破,露出雪白的冰肌玉肤,连那对玉峰也暴露在空气之中。

「啊!救……救我……」旁边的佐藤夜呆住了,他何曾见过这情形?虽然现在的场面说不出的噁心、可怕,但是,一个在校园里一向羞人答答的女孩子,突然在自己面前赤身露体,会是怎样一个令人兴奋的情景?只见那条巨虫正自隔着小裤裤「吸吮」少女的神秘地带,且一边从口中吐出绿色的黏液,一边用百足「爱抚」柔软的娇驱。

「放……放开我……啊……」琥珀无力的挣扎着,泪珠从眼眶中滚滚流出。被一只讨厌的妖怪玩弄已经是羞人了,还要在心上人面前……尊严一点一点被剥夺,琥珀现在只想堕落下去,甚幺也不去想……

佐藤夜看着那曼妙的少女胴体,不自禁吞了吞口水,脑中幻想着栉名琥珀在自己身下辗转呻吟的媚态。「救我……」微弱的呼救声不断寻找求助,在四周迴响着,也一点一点传进夜的耳中。

「我……我究竟在做甚幺!」佐藤夜忽然狠狠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,「栉名她,她分明有危险!我竟然做出这禽兽行为!」想罢,夜向前大步踏出,双手便向那巨虫推去!

奇蹟也就在这时发生,于菊虫突然发出「吱吱」的声音,像是受到重创一样,虫尾在挣扎中放下栉名琥珀。

「咦?」夜放开了那于菊虫后,奇怪的看着自己双手。「我的手?啊?」

夜抬头一看,那于菊虫被自己触及的部分,显然现出两个焦黑的掌印,给人的感觉像是被腐蚀似的。

「莫非是栉名留下的甚幺诅咒之类?不理了,看来它很痛的样子……」夜喃喃自语的说。

佐藤夜一步一步走近巨虫,双手再一次按着虫身,于菊虫又发出尖锐的吱吱声。

「嗯……碰它的头部……」琥珀微弱的声音徐徐响起,「佐藤同学……小心它的牙……」

「嗯。」不需怎样费力,佐藤夜双手按在于菊虫的头上。

「——吱!」由虫头开始,一阵白色的强光呈现出来,及至整个虫身。随着那吱吱的惨叫声,巨虫的身体开始缩小,慢慢地,声音消息了,白光也消失了,连那条噁心的大虫也不知去了哪里。

四周依然被火焰包围,不同的是,吱吱的嘈吵声已没有了,剩下的只有一男一女的声音。

「栉名同学,妳快说这是甚幺事吧!我是在梦中吗?」佐藤夜转身走去琥珀,正想要扶起她。

谁知不转身还罢了,这一转身,少女的青春娇驱又一次现在夜眼前。

「……」

琥珀满脸通红,身体紧紧缩着,双手掩着女性的私隐处。

「呃……对不起……」夜连忙转回身子,忽而看见不远处是一间服装店,想起现在所有人都动不了,这不就是……嘿嘿……

佐藤夜进去服装店,挑选了一套连身裙,便喊着:「栉名,妳先穿上它吧!」

※※※

下午七时、咖啡厅内。

位于京都闹市这一个「乌鸦咖啡厅」,位置并不是十分出众,故人流相对于其他热点,显得十分少。这咖啡厅的老闆是一个年若六十多的老人,咖啡沖得倒是不错,算是留下了一批熟客,维持平常的收入。

「喂,栉名妳带我来这怎幺呀?」看着有点简陋的墙壁,佐藤夜感到有点不自在。

「佐藤同学……我……」栉名琥珀已经换上一套白色连身裙,看上去落落大方,说不出的清纯可爱。

「好了好了,别害羞嘛。」夜轻轻嚐了一口咖啡,这才讚扬的说:「哇,这咖啡还真不错!要不是栉名妳,我还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呢!」

琥珀紧张地握着手,细声说着:「我是东海巫女一族,先祖就不可考了。族人从小时候开始,就要学会捉妖……」

「等等,这个世界真的有妖怪吗?」

「嗯,人类是很难察觉妖怪的存在,也就只有少数人有这种能力。」琥珀轻声答道。

「少数人就是指妳们巫女?」

「不只是我们东海巫女,还有其他诸如佛宗、中国道教,西方基督等等,我们的使命就是维持人类与妖怪之间的平衡,也可以说是中介者。」

佐藤夜想了想,又问:「妳刚才那些红光、还有一堆纸张是甚幺来的?」

琥珀伸出右手,只见右手食指上是一枚红宝石戒子,闪闪生辉的红光,映衬着如雪般的素手,份外诱人。

「这是母亲给我的『血琥珀』,只要导引自身的五元之力,就可布下一个週天法界,也就是『九九离火阵』。至于适才你所见的纸张,便是巫女所用的符咒。」

佐藤夜双眼眨也不眨,留神地看着这『血琥珀』。这一切对他来说太新奇了,不但是闻所未闻,更是超越了人类一直「以科技为先」的思想。甚幺「妖怪之说」,若然是从前听到,他肯定会说那人是低能儿。现在是他亲眼所见的,想要不信也不能了!

「呃……还有,那条巨虫……妳说不是妳诅咒的,那我怎幺消灭了它……?」

说起那条于菊虫,琥珀的脸变得更红,自己在这男生面前裸露身体,虽然是逼不得已,但……

「栉名,妳怎幺又脸红了?我知是我不对,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……」想起那时的情景,佐藤夜也忍不住脸红了。

琥珀连忙转开话题,忍下害羞,说:「那条虫是被彻底净化了,不是因为我,我甚幺也没做。本来我还不知原因,现在想来,我终于明白了。」顿了一顿,续道:「因为佐藤同学你,是清虚灵体!在西方学说,又叫圣魔之体!」

「呃?清虚灵体?圣魔之体?」现在,佐藤夜满脑子除了疑问,还是疑问。


第三章


天色晴朗,温柔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,映着躺在床上的俊美少年的脸孔。

「清虚灵体吗?呃……那我不就是神?」对于栉名琥珀说的话,到现在,佐藤夜也只是一知半解。

据琥珀所说,所谓清虚灵体,也就是西方所说的圣魔之体,天生就能够沟通天地自然,容纳五元万物,且对一切来自妖域、地狱的恶性妖怪,具有强大的净化能力。自古至今,也就只有极少数人拥有清虚灵体。根据典籍记载,中国道教的老子、天师道张道陵、佛祖释迦牟尼、西方耶稣基督、回教的穆罕默德,就是拥有清虚灵体的「少数人」,当然,或许还有一些隐藏的人没被记载。

想起琥珀,那可爱的少女胴体又再次出现在佐藤夜脑海中。

「栉名那小妮子,平常害害羞羞,又穿得密实,想不到胸前是这幺伟大!那清秀可人的样子,莫非就是传说的童颜巨乳?哎,真想和她干上一炮!」在意淫的同时,少年的那话儿也不自觉地硬起来。

「喂,兄弟,想想好了,可不要举起来,人家栉名可是优等生啊!怎幺会喜欢你?省着点吧!」说着,佐藤夜轻轻拍了小兄弟一下,以示「惩戒」。

思绪一转,又回到下午那时候。

「嗯,那条甚幺菊虫也太噁心了吧?又会吐些绿色东西出来,又对栉名她……呸、呸、呸!不想、不想、不想!……呵呵,我竟然能净化妖怪?想不到这世界还有这幺多古怪的东西,哎,不想了,明天一早还要回校……」

少年深深的把头埋进被窝里,很快,便呼呼大睡了。

※※※

月光下,就在京都闹市旁的一个小公园,两个美少女如临大敌般,紧紧地背靠着。

「姐姐,这些人很讨厌耶。」

「那就把他们都杀掉好了。」

首先说话的少女,长着一头海蓝色的秀髮,白晰光润的肌肤在月光下像是泛起一阵阵的银光,如同圣洁的天使一样;那娇美可爱的小脸蛋,有着海洋般的湛蓝眼睛,温柔、纯净中却不乏活力;另一名少女同样是一对蓝色的眼睛,却长着一头浅绿色长髮,举手投足之间,多了几分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韵,决不是青苹果般的少女可比拟。

两名少女身上穿的都是浅蓝色的水手服,右胸上的校徽显然绣着一个小小的蔷薇。水手服下,是两具优美动人的娇躯,柔软的衣物呈现出令人销魂的曲线。

在少女们的周围,站着五个男人。藉着月色的照明,依稀看见那五人的样貌。其中三人的衣物十分奇怪,似乎是中世纪厚重的哥德式骑士铠甲,腰间衔接处镶着一颗小小银宝石;三人都拿着一把黑漆漆的骑士剑,长剑看似并不锋利,却给人一种庄严的气息,而剑柄显然刻有一个小小的十字、剑身上也有不少奇异的符文图案。

至于另外二人,却是清一色的教士服,衣袍上绘着大大的十字。二人的颈上亦配戴着一个十字架,手中拿着一本看似圣经的小书。这俩人似乎年岁不大,不过三十,脸上凛然一副神圣、高洁的样子。

「Daywalker(注一),妳们还是返回应该的地方吧!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!」其中一个教士首先发话。

「才不啊!我才不回那阴暗的城堡,难得出来一趟,怎幺也要玩个够!」那看来比较年幼的少女贬着美丽的眼睛,俏皮地说道。

「安尼斯,别跟她们说太多了!既然她们选择不听忠言,那就动手吧!」其中一名骑士这时候说。

那个叫安尼斯的教士,双手合拢,说道:「是妳们不听忠告的,可别怪我们了……再给妳们一次机会——去,还是留?」

「废话少说。」绿髮少女冷冷的说。

「好吧!动手!」随着安尼斯深沉的声音,那三名骑士手中的长剑突然释放出耀眼的银光,几乎是同一时间,骑士们分别迅捷的迎着少女们冲去。

「不自量力。」绿髮少女身体彷彿充满爆炸力,以肉眼不见的速度,穿插在三名骑士之间;而在那五人的眼中,只是看见一道绿影。「莉娅,另外那两人便交给妳了。」

莉娅扁了扁小嘴,不依的说:「不公平!怎幺莎玛狄姐姐妳一对三,我却一对二?」

「那妳打还是不打?」说话间,绿髮少女莎玛狄手脚并没有丝毫放鬆,「铿」的一声,其中一个骑士的铠甲竟被硬生生捅破!

「哼!姐姐就是欺负我!」莉娅显得十分不满,不过,这只是一瞬间的事。「俩个就俩个,来啊!你们陪我玩玩。」

安尼斯紧握双手,一字一句道:「吾诚心祈求,以上帝的伟大,借予我驱逐魔鬼的权力!——大律言术!」

话音刚落,一股洁白的纯能量体从安尼斯身上发出,由他自身的五十尺範围都被强大的圣洁能量覆盖,耀目的强光使人睁不开眼来。

良久,强光才慢慢消散,莉娅那可爱甜美的嗓音也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:「哇,姐姐!他好强啊,若不是『暗夜被风』,恐怕我都被净化了!」

「傻瓜,就是因为『暗夜被风』才把他们留给妳啊。」这时,那三个骑士身上的铠甲早已算不上铠甲了。除了头盔外,那件铠甲就像被一块又一块剥离似的,露出骑士们的贴身内衣,当然,还有紫红色的拳头般的伤痕。

「姐姐还真厉害,能强行抵抗这『大律言术』,我还以为只有爸爸才能做到,原来姐姐妳也可以了。」说着,莉娅左手一挥,收起那件『暗夜被风』;同时,伸出右手,忽而五指的指甲迅速延长,并渐渐变成了鲜艳的红色。

「嗤」的一声,莉娅的身子突然不见,一下子移到安尼斯背后。

「谢啦,我今天玩得很高兴。」安尼斯还没来得及反应,莉娅的右「爪」,从他的颈项,再到胸腹,以不能想像的角度和速度,轻轻刷过。

鲜血从「裂谷」,如同爆发中的火山飞溅出来,而安尼斯就在那一刻,眼睁睁看着那个快被染红、很快不再属于自己的身体。

战斗已经结束,剩下的四人被莎玛狄魅影般的身法、锐利的「爪子」,几乎在同一刻,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力。

「这些『圣十字军』真是烦人,说得那幺庄严、那幺神圣,其实不过是看上了姐姐的美色。哼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,那个叫安尼斯的教士,亲自抓了一个狐女调教!」莉娅鼓起小腮,愤愤的说。

「这些就是所谓的『伪君子』吧?」一如以往,莎玛狄依旧是冷冷的。

「借神之名,行非神之事,只有人类才想出来!」

「好了,明天是转学的第一天,早点休息吧。别丢了我们吸血鬼的面子。」莎玛狄语重心长的说着。

「知道了,姐姐。」莉娅收回右手的利爪,乖巧说道。

※※※

清晨的太阳是暖和的,纵使还是初春时份。

佐藤夜不情愿的醒过来,疏洗过后,看了一眼睡在厅中的老头,才一脸厌恶地打开家门、上学去了。

不错,那个令他讨厌的老头就是他的父亲。十四年前,也就是母亲去逝后,父亲不再理会自己,每天不是喝酒,就是睡觉。这十多年来,都是佐藤夜自己照顾自己的,即使他老爸的起居饮食,也是儿子一手包办。

本来,佐藤夜对自己老爸还不至于厌恶,相反还有一丝同情。然而,三年前那场巨变,他彻底改变了想法。

当走到那还寂静的京都闹市,佐藤夜的目光被前方吸引住。

那是俩个少女,俩个很美的少女。左边的长着蓝色秀髮,右边的长着绿色秀髮;俩人都有一对美丽的湛蓝眼睛,曲线优美的娇躯,特别是右边那位少女,不时散发着成熟的女人味。而左边的少女,给人的感觉是天真活泼、纯真可爱,尤其是那头蓝髮结成两条马尾,一摆一摆,实在让人爱惜。

不是说没见过漂亮的女孩,相反,佐藤夜经常看到。但是,前方那俩名少女的气质确实与别不同,再怎幺洁身自爱的君子也不会不被吸引,除非是性无能吧。

「喂!佐藤夜!」一把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佐藤夜头也不回,无奈道:「久美子,妳能有一点淑女风範吗?」

「你啊!不是我说你,昨天的作业做好了吗?」久美子叉着小蛮腰,一副母亲教子的模样。

「知道了……还有时间,一会再做,不然找小川就好了。」

「甚幺?又打算抄袭!不行、不行,这次你绝对要自己做!」久美子气沖沖地说。

「好了好了,算是怕了妳。我一会自己做……」佐藤夜一脸苦笑,怕久美子又缠着这问题,慌忙转了话题:「对了,听说今天有转学生来,好像是外国人似的,这是真的吗?」

「啊?对呀,我们蔷薇学园今年和德国的慕尼黑学园进行交换生活动,听说是要提高学生的英语能力……」久美子话音一转,又说:「……你算了吧,以你的英语怎幺和人家沟通?」

「喂,别少看我。」

「哪有少看,分明是事实。嗯,上一次那个基础评核试,你拿了多少分?」久美子狡黠地笑了笑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哼,我不记得了!」

「要不要我帮你恶补一下?」

「不用了,一年而已,最多不找他们说话。」

「呃……哪有人像你这样?不行!我一定要给你补习!」久美子不满地说。

「是、是!老师!」

俩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走进校园,说真的,若然久美子改变一下性子,和美女回校,绝对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,至少佐藤夜不会感到被「欺负」。

「佐藤,我先去当值了。你先回课室好了,记着,快快做完作业啊!」事到如今,久美子还是不忘叮嘱一番。

「知道了,妳先去吧。」

和久美子别过后,夜独自一人走上三楼。

正要打开课室的房门,夜感到有人搭了一下自己的肩头,随之而来是笑闹声:「嘿嘿,夜,你做了作业吗?」

「小川,你知道的,我正要问你借……」

说话的,是佐藤夜的好友,松本川,自上了国小便认识的好友,到现在已经有六年了。有时夜不愿对着老爸,便宿在小川那里。小川长得还不错,虽然学习能力不怎幺好,却是学园里足球队的前锋猛将,那左右穿云、百球百进的英姿,还真留住不少女生的欢心。

「怎幺办啊?那个疯女人,你也知道的……很变态啊……」小川一张苦瓜脸,可怜兮兮望着夜。

「哦?你不是在女生界有很大名望吗?嘿嘿……牺牲一下男色不就行了吗?」

「甚幺?你要我出卖色相?不行、不行,这种违法的事怎可以做?我一向奉公守法,标榜正义,坏事绝不干,这种事情我会做吗?……」

「行了,那你自己做这作业好了。」佐藤夜很不留面子的打断小川的话。

「哇,太残酷了。你竟然毫不留情打击一个品学兼优、内心纯洁、才貌双全……」

「好了,你可以停了。」夜不再理会小川的滔滔发表,兀自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拿了那本厚厚的化学教科书出来,又看了数道题目,佐藤夜不由得头晕了。这简直不是人做的嘛,都怪那个疯狂的女人!

「佐……佐藤同学……」一阵声音在耳边传来,甜美可人,甚是动听。

佐藤夜抬起头来,原来是栉名琥珀,想起昨天的事,老脸又是一红,连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:「呃……栉名同学,怎……怎幺了?」

琥珀鼓起勇气,说道:「佐藤同学不明白的话,我……我可以教你……还,还有,可以的话,你,你,你可以叫我琥珀……」说到后来,细若蚊闻,若不留神还真的听不到。

「呃……谢啦,栉……啊,琥珀,呃……妳也可以叫我夜啦……」

「嗯,夜……」

「这……这一题,我不太懂……」

在琥珀的细心指导下,竟花不了一会,佐藤夜意想不到的完成了所有作业。

「琥珀!真的谢谢妳,若不是妳,我还不知怎幺办。」夜「哈哈」的乾笑了几声。

「不用,能帮,帮夜的忙,我也很高兴……」说了这幺多话,琥珀已经没有原来那幺害羞,虽然还是十分容易脸红。

「噹、噹、噹」,上课钟声响起了,同学们也各自返回座位。

「琥珀,妳快回去吧。别给那疯女人抓住把柄。」

琥珀忍不住笑了笑,又说:「夜,你,你放学有空吗?……」

「呃?应该有啊。」

「那,那放学就在这课室见……」说完,琥珀一口气奔回自己的位置,红透的小脸早已低了下去。

佐藤夜疑问满脸,心想:「难道琥珀喜欢我?……呸、呸、呸!你胡想甚幺?怎幺可能?」

也就在佐藤夜胡思乱想之际,那闻名全校的「疯女人」进来了。「起立、早安。」随着班长的叫喊,夜也跟着作揖。

「各位同学,今天上课之前,老师先说一点事情。」井内樱子的眼神轻轻扫过全班,续道:「我们蔷薇学园有幸和德国慕尼黑学园合作,举办交换生计划,也就是这一年,将会有俩位新同学来我们班上。

「啊?」听了这话,班上不自禁一阵起哄。

「肃静。」樱子那凌厉的眼神如闪电般又一次扫过全班。「老师先来介绍一下吧。来我们班的,一对姊妹。不用担心语言不通,她们的日语可是说得很好啊!」

说着,樱子对门外叫了声:「俩位同学,请进吧。」

在佐藤夜眼中,俩名少女悠闲地走进课室,身上是蔷薇学园的水手服,还有那一头蓝髮和绿髮。嗯,不错,正是早上看到的俩位女生,悦耳的声音也传来:

「大家好,我是莉娅.法兰卡,也可以叫我莉娅啊!」

「莎玛狄.法兰卡。」



注一、Daywalker,日行者,高级吸血鬼。可维持在阳光下而不死,只是能力有所下降。


第四章

现在的佐藤夜心中只觉得不上不下,在他四週好像形成了沈重的压力。原因十分简单,班上的男生正以充满敌意的眼光望着他。

正如某位伟大的学者所言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那他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。

事情还得回想到十分钟前,原本的美梦眨眼间成了恶梦。

※※※

十分钟前。

樱子老师展现出难得的笑容,说:「各位同学,俩位法兰卡同学初来日本,应该还有不少地方不懂,所以,要多点帮她们的忙啊。当然,同学之间,记着要互相帮助、相亲相爱。」

全班同学也一致赞同,尤其是一众男生反应特别热烈。

「莉娅同学、莎玛狄同学,嗯,以后就这样称呼妳们吧。妳们是转学生,座位就自己选吧!」

莉娅一听,像海蓝宝石一样的眼珠立即转来转去,终于把目光停在佐藤夜身上。

「啊?怎幺了?」佐藤夜想着,不知怎的,背上突然一阵恶寒。

莉娅一步又一步地走近佐藤夜,嘴边挂着一个可爱的微笑,终于,她停在佐藤夜身旁那位男生前端。

「请问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」莉娅用那又嗲又甜的嗓音对着那男生说。

「呀……当,当然可以!请,请坐!」那男生听到那令人销魂的声音,一颗心早就不知抛到哪里了,而整个身体也瞬间离开了座位,相信人类如果都是这种反应,便可晋级成「妖怪」了。

「谢谢你呀,你真是一个好人。」

「哪,哪里……这是应该的。」那男生的灵魂像是飞走了,现在只知傻傻的笑。

「中叶同学,你就坐在窗旁那个位置吧。」樱子老师这时对那男生说。

「是、是。」那个叫中叶的男生终于魂归本尊了,说话间,便把所有物事搬到新的位置。

娇柔可爱的小莉娅坐下后,甜甜的对着佐藤夜道:「我以后便坐在你身旁了。请问,应该怎样称呼你?」

「呃,佐藤夜。」

「佐藤同学,你好。」莉娅轻轻拨了拨耳根的秀髮,抖了抖那对马尾,又说:「你以后就叫我莉娅,好吗?」

「莉,莉娅同学。」明明已经和不少美女说话了,为甚幺还这般紧张?佐藤夜心中不由得一阵郁闷。

还站在课室前端的莎玛狄,忽然紧紧瞧着栉名琥珀,然后走向她身后的空位,轻轻拉开椅子坐下。

「好了,俩位新同学都介绍好了,现在就开始上课吧。」樱子老师终于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教学上。

※※※

「呃,莉娅同学,妳会不会太近了?」佐藤夜看着快要把鼻子碰到自己肩头的莉娅,尴尬地说。

「噫,不好意思。因,因为你太香了……」听了佐藤夜的话,莉娅移开自己的小鼻,眼光像是依依不捨地看着自己的玩具……不,準确来说,是食物。

「呃?我太香?」佐藤夜不禁郁闷起来,昨天晚上好像没洗澡耶……

「没、没甚幺事,还是上课吧。」莉娅摆了摆手,别过头,专心地听课。

另一边的琥珀看得不是味儿,酸酸的望着佐藤夜,当她看见莉娅「贴近」佐藤夜时,心下便有一股冲动上前推开他们。

忽然,琥珀神色一凛,心中暗道:「好强大的力量!」

一股浩翰无匹的强大力量突如其来的、狠狠地冲着琥珀而来。琥珀只感到那股力量异常灼热,自己就像置身在一个酷热的火炉里。不只如此,那力量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气势,一股觑视天下的气势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琥珀暗叫不好,右手握着法诀,心中默念:「壬水元精、甲木元性、二元归一、大道含化——卫灵咒!」

片刻,琥珀全身略感一阵清凉,这才抵抗住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强大力量。

「这种力量很奇怪,怎幺好像没见过的?」琥珀暗暗称奇,谁不知这股力量正是从她背后袭来——高级吸血鬼莎玛狄。原来,刚踏进课室时,莎玛狄便感应到一阵灵力和自己产生波动,这才注意到栉名琥珀,并且毫不犹疑坐在她身后。在好奇心驱使下,莎玛狄有意看看琥珀的灵力强度,故此暗中释放自身力量,挑战琥珀。

其实,当灵力修炼到一定程度后,修术者是可以完全隐藏自己的气息,即使是魔界的地狱恶犬,也难以找出修术者的存在。可惜的是,琥珀还没修炼到这种程度。

这时,莎玛狄的惊讶,并不下于琥珀。以她力量之强,除了爸爸法兰卡公爵、哥哥纳兰特克外,几乎没有人能抵抗,虽然现在所使的只是她实际力量的十分之一。

莎玛狄只觉得当自己的吸血鬼之力,将要触碰琥珀的护体灵力时,竟被一阵柔和的、像水一样的护盾慢慢同化、融合,如同一块无论多重的石头趺进水里,最后都会被吸进那个无底洞。

这一来,激起了莎玛狄的求胜心,似乎一定要击败琥珀才甘心。莎玛狄虽然自傲,却不代表她自负,在没有取胜的把握,是不会出手;但是,只要一坚定了决心,就绝不会放弃。她暗中再运起两成力道,且暗念着《吸血鬼血典——魔导篇》。

从古到今,人们一直以为吸血鬼的武技虽然是诸妖怪之首,但却不会魔法妖术。其实不然,一只高级吸血鬼绝对是魔武双修,不只精通武技,而且兼通幻术。尤其是夜晚,在黑夜中的吸血鬼,魔法能力是比平常大幅提昇的。

「藉着伟大的该隐(注一)之名,赐予我在黑夜的权力——幻象术!」莎玛狄心里默默说着。

琥珀只觉那阵力量比适才更强大了,而且像是源源不绝,似乎连《卫灵咒》也快要挡不着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琥珀忽然听到佐藤夜的声音:「琥珀,我,我喜欢妳!」说罢,佐藤夜的身影便出现在自己眼前,温柔地笑了笑。

琥珀呆住了,晶莹的泪珠不住在眼眶打滚。同时,《卫灵咒》的效力消失,那力量如同霹雳雷霆般,冲破她的灵力防御。

千钧一髮之际,在琥珀最深层的意识中,忽而出现了一团浅蓝色的灵力,那团灵力慢慢转动,竟将侵略而来的力量同化、吸收,最后渐渐变大,成了一只小猫的形状。

那只小猫是深蓝色的灵体,如同火焰一样燃烧着,身后两条尾巴摇摇摆摆的,甚是可爱。只见那对猫眼闪烁着森森的蓝光,蓝光直射至莎玛狄的精神意识。

「哦?守护灵?」莎玛狄暗暗一笑,对她来说,事情越来越有趣了。

「——喵。」猫灵懒慵慵地抖了抖小头,对莎玛狄的精神说道:「就是妳攻击主人吗?为甚幺要这样做?」

「也不算甚幺事,我只是觉得在这所校园,出现一个巫女,感到很有趣而已。」

「喵,主人根本察觉不到妳,也没想过要伤害妳,既然妳玩玩都算了,怎幺又要用幻象术?」猫灵不忿地说。

「她灵力很强大,竟然能抵抗我十分之一的力量。嗯,吸血鬼的尊严容不下觑视,所以,我决定要击败她。」

「那妳现在不就成事了吗?可以住手吧?」

「我并没有胜出……算了,我住手好了。这所校园有点古怪,恐怕还有其他灵行者,你叫你的主人多点注意吧。」莎玛狄想了想,反正琥珀并没有危害自己和妹妹,况且是自己主动挑战的,再伤害别人好像不太对,那便放过她吧。

「喵,我在这里先代表主人道谢了。不过,吸血鬼,主人并不弱于妳,只是灵力还没完全开发而已,将来的一天,说不定能击败妳。」

「那我便等着那一天的来临。」莎玛狄不以为然的说。

随着一阵闪耀的蓝光,猫灵隐藏回去琥珀的意识中,而琥珀也慢慢从幻象中醒过来。

「咦?怎幺没事了?」琥珀有点讶异地想着,「究竟刚刚是谁袭击我?为甚幺又放弃了?」

思绪间,校钟又噹噹作响,这一节课终于完结了,同学们兴高采烈地欢迎接下来的小休。待得樱子老师走出课室后,莉娅一个劲儿奔到姐姐身边。

「姐姐,那位佐藤同学太有趣了!」

看到莉娅兴奋的模样,一向冷漠的莎玛狄也不禁好奇的问:「是怎幺样的男生令我们的小公主这般兴奋?」

「嘻嘻,姐姐,妳放学就知道了……」

话还没有说完,佐藤夜在身后委屈的说:「莉娅……我甚幺也没说……」

「你刚刚不是说喜欢我吗?」莉娅狡狯的目光闪了闪。

「天啊!妳突然问我喜不喜欢妳转学过来,难道我说不喜欢吗?」佐藤夜无奈地回答。

「我才不理,你答应了放学后陪我和姐姐逛那个京都闹市!」莉娅嘟了嘟小嘴,「……不、许、反、悔!」

佐藤夜这时望了琥珀一眼,灵光一闪,对着莉娅奸笑道:「嘿嘿,说起京都闹市,琥珀比我熟多了……」

「好啊,那你们俩个带我们玩好了。」

「呃?」佐藤夜和琥珀不约而同地对望了眼。

佐藤夜是想不到这小鬼头有这幺多馊主意,几乎奈何不了她;而琥珀却是刚刚从思绪醒过来,根本不了解发生甚幺事。

「嗯,就这样说定了!」莉娅扬起一个可爱的微笑,对着佐藤夜吐了吐小舌头。



注一、该隐,《圣经》人物,阿当和夏娃的长子,因杀了弟弟阿伯,被上帝惩罚且永远过流浪生活。传说是吸血鬼的始祖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